广州形成“造湖经济” 产城融合成重点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09-19 08:13

  广州造湖,已经形成一区一个人工湖的格局,而且各区不约而同地把新造人工湖作为未来城市规划和发展的核心。如何真正实现“产城融合”,各区都描绘出美丽的图景,但实践远远比画图艰难。有专家指出,打造沿湖经济必须坚持以公益性为基本,以产业为生命,住宅适当配套,打造充满活力的“融合之城”。

  国庆节前开放的花都湖,被热切盼望花都城区“扩容提质”的花都市民寄予了厚望。记者从负责花都湖规划的北京土人景观与建筑规划设计研究院获悉,未来花都湖周边发展的定位是“花都中南部滨水新区、花都扩容提质示范区”。

  围绕花都湖(新街河),在初步方案的花都区周边地区规划图中,供市民休闲的各类主题公园和景观有14个,包括水泥厂改造风俗风情街和河运工业文化公园等。文化创意的有教育院校、保留村落、图书馆、歌剧院、皮具珠宝设计工作室等。而商务居住功能也占据了一部分,包括游艇会、星级酒店和会所、商务办公、金融会议中心、生态主题高档社区等。此外,在花都湖公园的东岸也规划了一片产业园区,打算建设创意产业园、艺术走廊、创意公寓等项目。作为未来花都的新城区核心,花都区委区政府希望以花都湖为核心,打造出一片产城融合的示范区。

  产城融合的核心,是产、城、人三大要素的互动。广东省社科院丁力教授指出,有人无业,城就会变成“睡城”;有业无人,城就会变成工业区。产业是城市发展的支柱和动力源泉,城市则应为产业发展提供载体和依托。只有产城融合一体,才能使工业化和城镇化协调发展,这也是城市发展的内在规律和客观要求。

  一是规划落地难。规划落地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。有地产界人士指出,广州各区城建资金有限,开发环湖地带必然要引进社会资金,通过地产开发筹集部分资金。如何把握地产开发和环境优化、产业引进的互动关系,是规划落地的关键。

  二是项目引进难。有专家指出,广州各区人工湖密集出炉,而且招商方向都是高端服务业、创意产业,短期内必然形成竞争关系,没有足够的项目储备,一些竞争力不强的区域可能会面临地块限制、产业真空的情况。

  三是三旧改造难。白云湖建成三年来,周边密集的城中村并没有进入改造的节奏。一地产界人士认为,其重要原因在于,上述《规划》并未落地实施到位,尤其是交通设施改善不大,低端物流园区聚集也不利于提升区域价值,这一地块成熟至少还需要三四年的时间。

  挂绿湖、九龙湖、花都湖规划刚出炉,最近又传出从化即将打造“从化湖”的消息。丁力给广州提了一个醒:广州造湖不应该一拥而上,否则同质竞争必然导致各地政府竞相卖地的结果,造成地产围湖的局面,最终导致围湖造“睡城”。

  在广东,佛山南海的千灯湖可以说是“造湖经济”的先行者。如今,千灯湖商圈已经成为佛山最耀眼的经济板块,吸引了广东金融高新区在此落户,各类金融机构、产业载体、企业总部形成聚集效应。回顾千灯湖的“造湖”过程,南海区规划局办公室副主任潘希明说,坚持规划最重要的是决心和耐心,这或许能给广州“造湖经济”重要启示。

  上世纪90年代中期,如今的千灯湖所在区域还是一片破旧的村庄。1995年,南海辗转请来美国著名的SWA环境设计公司,设计出千灯湖水系整体方案,打造一条“水轴”的概念就由此建立。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千灯湖区域地块土地征收工作已经完成,2002年千灯湖公园投入使用时,周边道路、绿化、基础设施配套已经成型。“当时的政府持续做环境,也在思考着如何定位千灯湖产业发展方向,到2007年广东金融高新区落户千灯湖畔时,这一板块环境已发展得相当成熟。彼时,外界甚至知道千灯湖,而不知道桂城。”

  “当时规划时,谁也没想到后来这里会装进广东金融高新区,会开通地铁,但有一个想法是,我们要做好环境,环境做好做足了才能吸引高端产业。” 潘希明介绍说。

  在广佛地铁金融高新区地铁站上,地铁金融城已经崛起,与它仅有一墙之隔的国内商业龙头万达广场也在加紧建设中。三两年内,在桂城工作的白领,可以站在友邦金融中心超甲级写字楼里,看完千灯湖里的扒龙舟比赛,再驱车几分钟至地铁金融城,沿着高新区地铁金融城站到千灯湖站的千米商贸长廊,一路shopping。

  晚上,白领们可以带着家人到千灯湖畔散步,湖畔的市民广场几乎每晚都有各类文艺演出上演,粤曲、小品、舞蹈、红歌等节目吸引着众多市民驻足流连。周末的夜晚,这里人山人海。

  经过十几年的发育,千灯湖商圈雏形已成,而穿插在大中型商业载体之间的,是落户于广东金融高新区的各类金融机构、产业载体、企业总部,包括人保集团南方信息中心、友邦金融中心、渣打银行、佛山民企总部大厦、佛山市电子商务产业园区、国际金融信息科技产业园、华南金融中心等等,部分物业已经投入使用,千灯湖板块将建成产业总部经济区。

  在佛山人眼中,无论是官方或是民间,千灯湖区域是“产城人融合”发展的典范。潘希明说,“规划先行,规划定下来后,接下来考验的就是政府的远见、决心和耐心。千灯湖1995年开始规划建设,18年来,这一区域发展到今日,是靠凝聚共识,几届政府一年年坚持下来的。”

  在潘希明看来,千灯湖周边区域的规划,得到了严格执行。在规划中,千灯湖内圈主要是公共配套设施,譬如博物馆、图书馆等,第二排才考虑到房地产。比如千灯湖周边第一排建筑,高度呈斜面,有些建筑楼高不能超过24米,有些不能超过35米等,这种富有层次感的设计,让人身处在远处外围的建筑也能欣赏到千灯湖美景。

  对公建、住宅、商服以及产业项目的比例平衡和控制,也在千灯湖板块得到有效执行,这从如今广东金融高新区C区推出地块的规划设计中,可窥一斑。从2002年到2007年,除了引入保利地产开发保利洲际酒店、保利水城以及中海地产等少数品牌地产商外,千灯湖周边大量土地仍在待嫁中。

  今年“十一”黄金周后,广东金融高新区网拍出让的4宗地块全部拍出,地块开发限制条件较多。以万科地产拍得的三宗商住用地地块为例,其中,044地块要求引入至少两家产值不少于1亿元的企业总部,且地块商业用房面积不低于5万平方米,酒店用房面积不低于6.5万平方米,住宅面积不高于6.5万平方米以及配置不少于2000平方米的社区用房;045地块更要求引入一家注册资本不低于100亿元的中国大陆A股上市公司的区域总部进驻,以及引入一家注册资本金不低于人民币20亿元的信托机构。

  与国内有些人工湖环湖区域采用片状功能布局不同,南海桂城千灯湖周边区域,并没有纯粹的居住区和产业区之分,而是让二者真正交融在一起,发育成成熟的产业社区。“我们希望人们在这里工作,也在这里工作和消费,让城市充满活力,而不是变成一座睡城。”南海区规划局办公室副主任潘希明说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